■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中醫藥大學國學院院長張其成。記者聶晨靜攝

 

「我一生下來,毫無疑問是要繼承『張一帖』,成為它的第15代傳人。但是,我卻有自己的想法:中醫畢竟只是治病,而治人的關鍵在於治心。」在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中醫藥大學國學院院長張其成的辦公室裡,這位內地「國學養生第一人」,向記者講述他的中醫認知與國學情懷。

 

香港文匯報人民政協專刊記者 王曉雪、聶晨靜 北京報道

 

張其成出身於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「張一帖」世家,父親為內地首屆「國醫大師」李濟仁,母親則是國家級「非遺」傳承人張舜華。與四個弟弟妹妹不同,長子張其成是家裡唯一隨母姓張的孩子。對此,他曾撰文自嘲為「典型的『張冠李戴』」,而易姓的背後,有一段400餘載傳承的醫家故事。

 

為承絕學隨母姓

 

安徽歙縣「張一帖」醫家,被公認為當代影響重大的世醫家族,歷史悠久,遠可溯宋代的張擴、張彥仁、張杲三代。自明嘉靖張守仁開始,由於醫術精湛,常一帖(劑)而癒,故人稱「張一帖」,傳至張其成外公張根桂,為第十三代。

 

「外公膝下無子,但按照祖傳家規,『張一帖』醫術傳男不傳女。」張其成說,萬般無奈之下,外公決定將醫術中斷,「當時12歲的母親就偷學,被我外公知道了,嚴禁她學,但最後她用毅力和孝心打動了外公。」

 

張根桂要一心學醫的女兒答應一個條件:終身不嫁。「我媽媽說絕對沒問題。可後來我外婆跟我外公鬧,他就妥協了,退了一步,出嫁可以,但得招上門女婿,生個兒子要姓張。」這意味,張其成自打生下來,就肩負傳承「張一帖」這一沉重的家族使命。

 

「此命生來怎奈何,前路辛苦後奔波。可憐一對賢夫婦,專為人家養老婆。」張其成說,這是外公曾寫下的一首打油詩。「他很有才,醫術極高,但當年他為家傳一事而整天鬱鬱寡歡,唉聲歎氣。」一代名醫的外公,自己卻未至半百而亡,張其成感慨:「主要是心病。」

 

立志做「精神的醫生」

 

幼承庭訓,本該繼承祖業,成為一代名醫。然而,許是冥冥之中有「某種使命」,張其成自小喜好安靜讀書。來家裡看病的人太多,他嫌煩,便一個人躲到二樓去看書。從那時起,淵博精妙的國學便在少年張其成的心中埋下了種子。

 

中醫治病,張其成卻更想「治心」。兒時的他就隱隱意識到「心病」才是最大的病,並立志要做「治心的醫生」、「精神的醫生」。國學,讓張其成找到了可以治療「心病」的方法,在他看來,國學也是中醫的基礎和源頭,所以「弘揚國學比弘揚醫學更加有意義。」

 

「我找到了這種使命,然後一直為之奮鬥。」「文革」後,張其成如願考入大學中文系,後又入北大攻讀哲學博士,先後師從訓詁專家錢超塵、易學泰斗朱伯崑,學習儒道禪。隨學習的深入,張其成越發感到「國學是中國人的心靈家園」。相比於中醫對單個的人身體的治療,國學對群體人心的治療顯得更為緊迫重要。

 

「易貫儒道禪 道統天地人」

 

張其成用「一源三流」來形容中華文化的基本結構:一源,為「易」;三流,即儒道禪。「易貫儒道禪,道統天地人。」對於易學,張其成十分推崇,1992年他主編出版內地第一部《易學大辭典》,1997年首次提出「易道主幹」說,認為中華文化的基本精神,一言以蔽之,為「大易之道」,即「陰陽中和」。

 

「國學者,人生之學也;國學者,修心之學也。」張其成說,國學目的在於提升人們對人生的幸福度和精神的皈依感。而學習國學的目的在於「修心」--修天地之心、民族之心、組織之心、個人之心。「修心,是重塑中華民族的信仰、找到個人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的過程。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民族精神文化的復興才是關鍵。」

 

傳承國學 重塑國魂

 

自2004年起,張其成在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中國人民大學等內地著名高校擔任國學課程特邀教授,獨立開設國學五經弟子班,目前是內地唯一系統講授國學五經的國學導師。

 

2011年,張其成發起設立國學基金,並捐資一百萬元。數年來,已在遼、魯等地援建一百所公益數字圖書館,並舉辦六期國學公益夏令營,捐助20期《光明日報》國學博士論壇。他立志要「讓青少年學國學、用國學,敬畏易道,傳承國學,弘揚國粹,重塑國魂。」

 

身為政協委員,張其成在全國兩會呼籲加強高校國學通識教育,建議中小學語文課本多增加系統化的國學經典內容,尤其要加強「八德」教育。多年來,張其成一直以弘揚中華文化、構建心靈家園為使命。「找到了中華文化的源頭、中華民族的心,我覺得很幸福。」

 

养生的关键在于调心


張其成的書法作品。 本報北京傳真

 

張其成認為,現代社會人們得病,「80%可歸因於心出了問題」。「心」可分三個層面:心態,心智,心靈。「現代人普遍存在信仰危機,價值觀認同偏差。大家都奔錢去,覺得沒錢就不幸福,結果沒錢不幸福,有錢也不幸福。這個心如果不調過來,再怎麼吃營養品都沒用。」

 

因此他指出:「養生莫大於養心。」在「養心」過程中,需要發揮國學的作用。

 

張其成身體力行,堅持科學的養生方法讓他看起來比十年前更為容光煥發。他表示,養生需要注意一個總原則:陰陽中和。落實在四個方面,具體為:飲食方面,要有節制,根據自己的體質是偏陰還是偏陽,然後選擇不同食物;運動方面,要堅持練功,不妄作勞,少做劇烈運動;起居方面,起居有時,不要熬夜;精神方面,情緒要平和,忌大悲大喜。

 

 

中医是中华文化复兴的先行者


■張其成(站立者)參加澳洲中醫文化傳播交流活動,為當地民眾介紹中醫養生文化。本報北京傳真

 

雖然醉心國學,但張其成也致力中醫文化與哲學研究。他認為,中醫外表下蘊含國學內核。「中醫說一個人有病,謂陰陽失調;怎麼治病呢,調和陰陽;病治好了,就是陰陽中和。」中醫哲學文化,集中體現中華文化陰陽中和、天人合一、仁和精誠的核心價值和思維方式。

 

屠呦呦憑藉青蒿素的提取而獲諾獎,張其成認為是「中醫藥與現代科學相結合的偉大成果」,並給中醫發展提供了思路:「第一,對中醫藥不要輕易否定,這都是古人智慧的結晶;第二,中醫藥要有全球眼界,與現代科學相融合。」

 

中醫海外推廣應「道」「術」並進

 

習近平主席曾指出:「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,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。」張其成表示,中醫藥是中華文化偉大復興的先行者,應該走向世界。

 

在他看來,中西醫最大區別是「西醫是治人的病,中醫是治生病的人。」中醫擴大海外影響,應全方位道術結合,一方面提高療效,另一方面推廣陰陽中和的中醫文化。「論殺死病毒病菌,99%的中草藥效果可以說都比不過西藥。但中醫藥是一種全面的調節,是激發人體自身的抗病潛能,這點西藥能比得過嗎?」

 

 

 

香港《文汇报》2015-12-31

 
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5/12/31/CH1512310106.htm

 
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5/12/31/CH1512310108.htm

 
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5/12/31/CH1512310110.htm


張其成:從名醫傳人到國學導師(香港文汇报)

书院动态

Powered by Cloud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