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某高校“逐出师门”案,在圈内盛传,激起热议。如果“逐出师门”合法化,对中医药学界、养生业有没有借鉴意义呢?

  假设某教授有不肖弟子考试作弊、论文抄袭,临近毕业。此时,如果“逐出师门”不合法,为了面子、考核、利益等,也许“亲亲相隐”就成了行事准则;如果“逐出师门”合法化,为了学术纯洁、学界道德等,也许大家更能接纳“因果”规律、学术规则。

  据网络传言称,事件的导火索是某位学生于微信圈里发表了一片类似“非十二子篇”的言论,当然,其水准远远达不到孟夫子“天下之言,不归杨,则归墨。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。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”那样的理论高度和文采斐然。于是,被逐出师门……

  网络是个很有意思的玩意,这个事件让我想起另一个网络事件,大致是美国某个女职员特别爱在网络发表感受,一次出差前发完一条玩笑话,就登机关机了,等下飞机打开手机,发现她正在被全世界人民口诛笔伐。

  网络舆情特别容易形成众口一词的态势,而不会深究事实。

  中医药和养生都是有一定技术壁垒的行业,当然要求师承有自,没有三分三,是不能随便干的。中医、中药,国家有专门的《执业医师法》,有执业医师、执业药师的准入制度、继续教育制度、执业管理制度等等。不按规矩,不守规矩,入不了行,入行也会被开除,老师或亲戚,救不了你,也害不了你。

  养生则不同,目前是没有法律法规的,负责任的老师会觉得压力很大,如果学生是为了调养,需要对效果负责,如果学生是准备从业,是不是还要对其人品道德进行考察呢?古人收徒弟,首重德行,再看悟性;国美考察员工,首重“品德为先,文化认同”,再看能力;今天中医院校的硕导、博导挑学生,估计也会用到同样的思路。

  之所以涉医行业对德行的讨论总是乐此不疲,总是万般审慎,仅仅因为人命至贵,有逾千金。如果遵从传统的行业形态,家族性、师承传承,地域性地带有领地归属性质地提供健康医疗服务,一个医生就负责这十里八村,病人和医生上溯几代,说不定祖宗都是一个,“缺德”的代价太大,犯罪成本高,医患都会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。

  而今,互联网+来了,医疗还被法律限制在规定场所,医生还自觉不自觉恪守“服务半径”,养生则不同,已经开始摆脱束缚,一条微信传播,万里之外的某个从没见面的人,或许真敢用你给出的方法,这是何等的有力量,又是何等的高风险。

  道德自律始终是中国人伦教化的梦想,道德信仰一直是中华文化最核心的文化基因,然而社会在变化,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变化,自律和信仰是土壤和地基,怎么夯实都不为过。然而,养生作为一个关乎生命,联系健康的领域,我们还需要围墙,需要高压线,需要“逐出师门”的合法化依据,这不是霸权,而是契约——从业者基于道德良心的约定,因为每一个从业者,同时也是消费者。

《东方早报》2015-10-10

http://www.dfdaily.com/html/8755/2015/10/10/1305811.shtml

养生可以有“逐出师门”吗?

书院动态

Powered by Cloud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