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宋书院之徂徕书院

南宋宰相范成大《骖鸾录》首举徂徕书院,在历史上,范成大最早的提出了古代四大书院之说:
“诸郡未命教时,天下书院四:徂徕、金山、岳麓、石鼓”。中国古代四大书院的说法,即起源于此。
清代著名学者全祖望曾言:“宋世学术之盛,安定、泰山为之先河,程朱二先生皆以为然。”
在古代,泰山徂徕书院,曾在中国书院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泰山学派,毓毓文风

徂徕书院的创始人孙复石介二人是著名的古文家、教育家,也是宋代理学的先驱。
山东徂徕书院,开启了宋代古文运动的序幕,代表了儒家的一种积极入世的文化,流动着儒家文化的风骨,它在齐鲁文化中,应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
山东徂徕书院,不仅对于中国古代书院史的考察,而且对于思想史、文化史、政治史的研究,都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。徂徕书院也成为泰山文化史上富有理性光辉的篇章。
徂徕书院的创始人孙复石介二人以儒家理学精神为先导,培养了一批富有成就的人才,树立了一代严谨学风,形成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“泰山学派”, 一时,泰山徂徕书院门生弟子云集,著名的有姜潜刘牧张洞李蕴、祖择之、杜默、张续、李常李堂徐遁等人。金代的党怀英、清代的赵国麟都曾读书于此。徂徕山上,古迹众多。据初步普查,今存寺庙3处,碑碣54块,摩崖刻石113处,古树名木千余株。《诗经》、《史记》对此山有多处记载,历史名人多有题咏,民间传说更是数不胜数。
吴王阖闾孔子汉武帝、汉光武帝、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曾亲自登临,司马迁也曾到达此处,汶河沿岸是春秋时鲁国人才辈出之处。

大师鼎立、交辉相应:孙复、石介、胡瑗

宋代理学大师朱熹曾说:“自景祐、明道以来,学者有师,惟先生(胡瑗)、泰山孙明复(孙复)、石守道(石介)三人。”
朱熹所说的以上三个人,就是和泰山徂徕书院有紧密联系的当时著名的学者孙复、石介和胡瑗。也就是,当时著名的“宋初三先生”。

铁肩担道义·徂徕之风,流传千载

当时,以宋初三先生石介孙复、胡瑗为代表的泰山学派摧垮了杨亿、刘筠为首的西昆体,促进了宋代古文运动的发展,石介遂成为一代古文运动的先驱。
石介一生,儒家积极进取的思想始终占主导地位。排斥道佛,标举儒家正统思想。主张文章必须为儒家的道统服务,为现实服务,极力抨击宋初浮华的文风,指责杨亿西昆体是“蠹伤圣人之道。”
石介的文学成就对后人影响很大,欧阳修、苏轼刘概都对他甚为赞扬。
石介有强烈的民本思想。他在《根本策》一文中说:“国家就是百姓,有百姓就有天下,否则天下就名存实亡。善于治理国家的人,一定重视百姓,因为百姓是国家的根本。”

民族的沉思、国民的反省

石介一生,可以说是“铁肩担道义”、荡气回肠、惊悚跌宕的悲剧一生,悲剧来源于他的性情刚烈、嫉恶如仇,也有人批评他个性过于“躁急”,即政治上不够成熟。
但是,作为一名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一旦过于“成熟”,就必然大大减弱其思想上的锋芒。对此,我们是否更应该激赏那些“书生意气挥斥方遒”的坚定豪迈和热血沸腾呢?
畏畏缩缩、油腔滑调的政治成熟显得太过龌龊,我们是否在灵魂深处,缺少了石介所代表的这一类士大夫所具有的气魄和血性呢?
我们族群中的大多数,是不是那种唯利是图、曲意逢迎、上媚下陷,迎合着权贵和低俗的社会需求的一群?是不是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激情不再?是不是那种为民请命、甘洒热血的豪情亦被荡涤的干干净净? ?
沉思吧,吾之民族!吾之国民!
冯玉祥—洗心亭题词,警示后人上世纪30年代,爱国将领冯玉祥隐居泰安,曾在泰山普照寺西北五贤祠(孙复石介、胡瑗、宋焘、赵国麟)居住,冯将军景仰前贤品德学问,曾照《宋史》本传立石介、孙复碑。
同时,为进一步表示敬重,冯将军又邀请石、宋、赵三贤后人会见,当时三姓后人去了百余人,冯将军握着石介后人石景谦的手与之交谈良久,并赠与礼品。
泰山五贤祠分东西两院,东院为祠,西院为讲书堂。祠后石崖上有题刻“讲书台”、“授经台”、“千秋道岸”、“能使鲁人皆好学”等,多少让人看出些儒家学府当年的影子。
五贤祠前溪畔有石亭,额书“洗心亭”,四面皆为清代人题联,似也没什么佳句。
冯玉祥在“洗心亭”内题的标语:“你忘了没有,东三省被日本人侵占了去,有硬骨头的人应当去拼命夺回来!”看了让人血涌心热。

书院-历史著名书院之徂徕书院

书院动态

Powered by CloudDream